1. <i id='66mk8'></i>

      2. <dl id='66mk8'></dl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66mk8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66mk8'><em id='66mk8'></em><td id='66mk8'><div id='66mk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6mk8'><big id='66mk8'><big id='66mk8'></big><legend id='66mk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ns id='66mk8'></ins><i id='66mk8'><div id='66mk8'><ins id='66mk8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span id='66mk8'></span>
          1. <tr id='66mk8'><strong id='66mk8'></strong><small id='66mk8'></small><button id='66mk8'></button><li id='66mk8'><noscript id='66mk8'><big id='66mk8'></big><dt id='66mk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6mk8'><table id='66mk8'><blockquote id='66mk8'><tbody id='66mk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6mk8'></u><kbd id='66mk8'><kbd id='66mk8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66mk8'><strong id='66mk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縣令的“謊言”能信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清朝時,廬江(今屬安徽合 肥)有位叫孫起山的讀書人,參加國傢公務員考試,入圍瞭。接下來,就是進京到吏部報到,等候分配。可孫先生沒有私傢車,國傢也不安排專車,孫先生要進京,就隻能“沿途雇驢而行”。

            這一日,孫先生徒步走到河間(今屬河北滄州)縣城南門外,想租一頭驢代步,可四下裡尋找,卻找不到驢。孫先生很是鬱悶。這時,老天也來湊熱鬧,下起瞭大雨。孫先生沒帶雨傘,就在一傢農戶的屋簷下避雨。

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這傢主人出來瞭,上前拍拍孫先生的肩膀說:“這是我傢的房子,你憑什麼在這兒避雨啊?”孫先生被說得一愣一愣的,也不好爭辯什麼,隻好裝聾作啞。房主見孫先生默不作聲,更來氣瞭,將孫先生一把推進雨中。

            半月之後,孫先生終於趕到瞭京城。說來也巧,在辦好相關手續後,吏部安排孫先生到河間當縣令。

            在孫縣令上任這天,當地百姓紛紛前來觀看。那個不許他在自傢屋簷下躲雨的房主也在人群當中。房主瞥見坐在轎子裡的新縣令,竟然是被自己趕走的那個窮書生,“惶愧自悔”,生怕遭到報復。

            房主再也沒心情看熱鬧瞭,一口氣跑回傢中,謀劃對策:與其坐著等死,不如趁早閃人。他張貼瞭賣房告示,隻等找到買傢,拿錢遠走他鄉。

            不料,這個消息居然傳到瞭孫縣令的耳朵中。孫縣令很奇怪,這人怎麼瞭,我剛來他就要走,必須問個明白。接下來,孫縣令派人將房主叫來。房主不敢隱瞞,就將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告訴瞭孫縣令。孫縣令聽完,笑著扶起房主,說,我看你是多慮瞭,我怎麼會跟你計較過去的事情呢?

            孫縣令這麼說,房主更加恐懼,生怕孫縣令人前君子言,人後來一刀。孫縣令見房主不放心,又說,你要還是信不過我的話,我給你講個故事。

            有個人傢裡養瞭許多花草,一天夜裡,這人發現花草旁站瞭幾位美女,定睛一看,原來是一群狐貍精。他破口罵道,你們這幫妖精竟敢偷看我的花……其中一位美女笑道,你白天賞花,我們夜間觀看,似乎對你沒有什麼妨礙吧?我們夜裡來,隻是看看,不損花的一莖一葉,對花也沒啥妨礙吧?你一個大男人,怎麼這麼小心眼呢?我們毀掉這些花,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,但這樣做,別人隻會笑我們和你一般見識。說完,幾位美女飄然而去。後來,花草還是那些花草,並未遭受意外。

            說到這裡,孫縣令看瞭看若有所思的房主,說:“狐貍精都能做到寬宏大度,我堂堂縣令,總不至於連狐貍精都不如吧?”饒是如此,房主還是不相信,他決定按照原計劃進行,趁人不註意,帶著一傢老小跑瞭。得到這個消息,孫縣令一聲長嘆:“小人之心,竟謂天下皆小人。”

            即使孫縣令百般保證不追究房主的過錯,房主依然選擇逃離,這反映的是封建時代百姓對官員的戒備之心,這種心理,其實也是封建官場謊言在百姓潛意識中的一種積淀。縣令長期說話假大空,突然有一天對百姓說,老鄉,我今天說的全是真的,不騙你。百姓敢相信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