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5uhfl'></span><dl id='5uhfl'></dl>
    <i id='5uhfl'><div id='5uhfl'><ins id='5uhfl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5uhf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2. <tr id='5uhfl'><strong id='5uhfl'></strong><small id='5uhfl'></small><button id='5uhfl'></button><li id='5uhfl'><noscript id='5uhfl'><big id='5uhfl'></big><dt id='5uhf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uhfl'><table id='5uhfl'><blockquote id='5uhfl'><tbody id='5uhf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uhfl'></u><kbd id='5uhfl'><kbd id='5uhfl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3. <acronym id='5uhfl'><em id='5uhfl'></em><td id='5uhfl'><div id='5uhf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uhfl'><big id='5uhfl'><big id='5uhfl'></big><legend id='5uhf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5uhfl'><strong id='5uhf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4. <i id='5uhfl'></i>
            <ins id='5uhfl'></ins>

            智斬魯齋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  北宋時候,許州靠近當時的都城汴梁,是一個熱鬧去處。

            這一天,許州街上,熙熙攘攘,商販、行人川流不息。突然,從東城門“嘩啦啦”跑進一行馬隊,穿街過巷,哪兒熱鬧往哪兒闖,嚇得小販、行人紛紛躲避。膽小的店傢,遠遠地看到塵土飛揚,便關起門來。認識的人一聲吶喊:“那沒毛的大蟲魯齋郎又來瞭,快躲!”等這一行人在街口銀匠李四的鋪子門口停下來的時候,街面上幾乎光溜溜的,大影也不見一個瞭。

            “張龍,”從那匹最漂亮的馬兒上下來的一個官員喊,“咱那扁銀壺兒可碰癟啦,讓這店裡的人修一修。”說完,在門口那凳上坐瞭下來,兩眼不住往店裡掃來掃去,瞧個不停。

            店主李四見來的人這麼氣派,一點不敢怠慢,接瞭銀壺,加倍小心修好瞭,恭恭敬敬送給張龍。

            “好,好,”不等張龍送到手上,門口那官兒已經連聲稱贊,“張龍,加倍給他錢。”張龍把紅紙包好的10兩銀子遞到李四手中,他又揮瞭揮手:“來人,給這師傅倒酒。”

            “這,”李四一手捧著銀子,一手端著酒杯,“一點小活計,又賞銀子又賜酒,小的可受不起。”說著,欲將銀子還給張龍。“怎麼著?”坐在門口那位擰起瞭眉頭,“你瞧不起咱?咱魯齋郎的銀子出瞭手,從來沒人敢還給咱的。”

            李四見他那麼橫,也就吶吶地不再敢言語。

            可是那叫魯齋郎的人卻不停地打聽,你叫什麼名字?傢中還有誰?李四隻得回答,傢裡還有個妻子,兩個孩子。

            “對瞭,”站在一旁的張龍接上話茬,“今天我們大人到你店裡來,就是給你說這事兒。你那個老婆,我們大人要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哪有這話,”李四隻當他開玩笑,“我老婆怎會給別人?”

            “怎麼不會?”張龍提高瞭嗓子,“剛才你分明接瞭我傢老爺10兩銀子的定禮。”他指瞭指還在李四手裡的一錠銀子,又朝手下的打手說,“你們說,剛才有沒有看到他喝定親酒?”

            “看著瞭!”“不錯,他喝瞭3杯!”打手們嬉皮笑臉地嚷。

            李四還想分辯,魯齋郎可等不及瞭。他一揮手,門外那群打手,三四個人架住李四,五六個人沖進銀匠鋪,拖著李四的妻子便往外走。李四掙紮著要沖出門去,被一個打手當胸一拳,痛得彎著腰倒在門檻邊上。等他站起身追出門,那一行人已經上瞭馬,遠遠地傳來那官兒的喊聲:“我就是魯齋郎,現在去鄭州,你有本事找個大衙門告我去!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幾天之後,鄭州街頭真的來瞭銀匠李四,他怎麼舍得下自己的妻子?心想到瞭鄭州,隻要找著那魯齋郎,不怕告不倒他。可是他在鄭州人生地不熟的,連東南西北也分不清,到哪裡找魯齋郎去?一急一氣,心疼的老毛病犯瞭,倒在地上直哼哼。

            四周立刻擁來許多人,大傢七嘴八舌,隻是拿不定主意。隻聽有人喊:“好瞭,張孔目來瞭,這人有救瞭。”人群自動分瞭開來,走進一位30歲左右的漢子,他問瞭問李四犯的病,馬上叫手下人扶李四到他傢去。一路上,那漢子安慰李四:“我那傢裡有藥可醫你這心疼病,別急。”

            到瞭張孔目傢,李四服瞭對癥的藥,病果然好多瞭,緩過氣來以後,李四不住地感謝。

            聽說他姓李,張孔目的妻子說:“你姓李,我也姓李,要是你不嫌棄,我就認瞭你這個兄弟。好在你姐夫在鄭州還說得著話,有事還可以幫一把。

            你看怎樣?”

            李四納頭便拜,拜瞭李氏作姐姐,張孔目便問他來鄭州幹什麼。

            李四說:“姐夫,兄弟到鄭州是來找一個仇人,上衙門去告他的。”

            李氏在一旁插話:“你這就找對瞭,你姐夫在衙門裡當著六案孔目。”

            “唉,”話未出口,李四先嘆瞭口氣,“你兄弟沒能耐,有人把你弟媳婦搶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什麼?”張孔目站起來,“有人搶你妻子?誰這麼大膽?”

            “他在許州搶瞭人,臨走還叫我告他去,”想到這些,李四就瞪圓瞭雙眼,“他說,他叫魯齋郎。”

            聽到這個名字,張孔目一下子呆住瞭,急忙伸手堵住李四的嘴:“別吱聲,這人的名字在我這裡說還好,在別的地方,丟瞭性命也不知道為的什麼。”

            李四給嚇住瞭,李氏卻不滿地說:“你看,平日你也像一個胳膊上跑得瞭馬的漢子,今天我剛認個兄弟,你卻幫不上一點忙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不清楚,”張孔目低低地說,“魯齋郎來頭太大瞭,皇上都順著他。封他官,他嫌小,帶著一批人在汴梁四周搶人槍東西,哪個官兒不怕他?別說兄弟你,鄭州除瞭知府傢,他看中瞭哪個姑娘媳婦,說搶就搶,被搶去的也隻能吃啞巴虧。兄弟,你還是回許州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一席話說得李氏悶悶不樂,李四卻呆呆地哭不出聲,眼淚像斷瞭線的珍珠,一串串往下掉。好半晌,才抽泣著緩過氣來。李四死瞭告狀這條心,又想起瞭傢中兩個孩子,便急急忙忙告別瞭姐姐姐夫,回許州去瞭。

            一轉眼,清明節到瞭,張孔目帶著李氏和兩個孩子一同到郊外張傢墓園上墳、踏青。夫妻兩個正在擺酒菜,焚紙錢,突然聽到園裡的兒子大哭起來。夫妻倆跑上前一看,不知園外哪一位使彈弓,沒把鳥彈著,卻把小兒子的頭打破瞭。

            護兒心切,李氏朝著墻外便罵:“哪個不要臉的使那驢蹄子、爛爪子,用彈子打破孩子的頭!”

            這邊罵聲還沒停,墻那邊卻也罵開瞭:“哪個長瞭豹子膽,敢來罵你老爺,你給我滾出來!”這一下張孔目也忍不住瞭,氣勢洶洶沖出園去,抬頭一瞧,哎呀,把他嚇得三魂飛,六魄喪!打破兒子頭的,恰巧是沒毛的大蟲魯齋郎。他想往回躲也來不及瞭。

            “好你個張孔目。”魯齋郎認出瞭人,更橫瞭,“多看我一眼就該挖瞭他雙眼,這個你是知道的。剛才那個潑婆娘罵我,又該如何治罪?”“是,是,”張孔目吞吞吐吐,“她不知道是您,還望大人恕罪。”

            魯齋郎也不跟他搭話,闖進墳地兜瞭一圈,一眼瞧著瞭李氏,出瞭墳地,把張孔目叫到一邊問:“那婦人是誰?”

            “是我媳婦兒,”張孔目說,“大人別見怪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不怪,”魯齋郎忽然走近張孔目,低聲對他說,“明天一早,你把她送到我莊子裡來。要是不來,哼哼!”說完,扔下目瞪口呆的張孔目走瞭。

            這墳也上不成瞭,張孔目同妻兒回到傢,倒在床上悶頭大睡,任憑李氏怎樣問,他一聲也不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