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5en6u'></i>

    1. <ins id='5en6u'></ins>
      <span id='5en6u'></span>
      <fieldset id='5en6u'></fieldset>

    2. <tr id='5en6u'><strong id='5en6u'></strong><small id='5en6u'></small><button id='5en6u'></button><li id='5en6u'><noscript id='5en6u'><big id='5en6u'></big><dt id='5en6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en6u'><table id='5en6u'><blockquote id='5en6u'><tbody id='5en6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en6u'></u><kbd id='5en6u'><kbd id='5en6u'></kbd></kbd>
    3. <dl id='5en6u'></dl>

      <i id='5en6u'><div id='5en6u'><ins id='5en6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5en6u'><strong id='5en6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acronym id='5en6u'><em id='5en6u'></em><td id='5en6u'><div id='5en6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en6u'><big id='5en6u'><big id='5en6u'></big><legend id='5en6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師兄出馬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    宋神宗年間,在京城任三品巡按的塗顯槐奉旨南巡,路過歸州,便想起順路拜訪一下師弟李道升,順便欣賞師弟的畫作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10多年前,在武當鎮有個叫羅通的奇人,他開瞭一間羅通道院,專門招攬有靈性的門生,教授他們琴棋書畫的本領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塗顯槐30歲時,流落到武當鎮,便來到羅通道院,想找羅通學藝。羅通讓他即興賦詩一首後,便將他收為弟子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塗顯槐在羅通道院學習的第3年,傢居歸州的李道升也進瞭羅通道院。李道升那年不過隻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,羅通對他評價極高,說李道升的畫作線條流暢,想象力豐富,日後必成大器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當時,李道升年紀小,傢境寬奢,性格狂傲,與其他學友格格不入。有一次,李道升貪涼,跳入武當鎮下的鹽池河洗澡,抽瞭筋,是塗顯槐費盡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李道升救上岸,兩個人遂結為兄弟。後來,塗顯槐趕考,缺盤纏,還是李道升資助的。塗顯槐連中三元,從此官運亨通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塗顯槐來到李道升傢,沒遇見李道升,傢僮李興告訴他:李老爺去西陵峽練劍去瞭,一個時辰後回來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塗顯槐吃瞭一驚:他不是畫畫的嗎?怎麼又改成練劍瞭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興說,李道升從羅通道院學藝回來後,在李老爺的悉心管教下,潛心畫作,小有成就。可事不湊巧的是,三年前,李老爺得急癥暴病而亡。李道升繼承瞭李傢百萬傢產,又少瞭管束,便開始四處交友,兩年前,結交瞭一位異人,這位異人名叫斐昌玉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斐昌玉自言精通易經卦卜,為李道升卜卦,說李道升有孟嘗君招賢納才的胸懷,如果收賢納士,廣結好友,必定會在江湖中闖出一番名號。從此以後,李道升招納江湖人士40餘人,作為門客,並拜其中會習劍之人為師,天天練習劍術,早就將畫業荒廢。而且,兩年下來,養瞭這麼多賢人,李傢的積蓄已花得差不多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興剛剛講完,就見李道升被一堆江湖人士前呼後擁地走進大廳。李道升見瞭塗顯槐,忙吩咐李興準備酒菜,今晚要大擺酒宴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到瞭晚上,李道升在李府的花園裡擺上10餘桌酒席。除瞭李道升和塗顯槐二人坐在正席上,斐昌玉也陪坐在正席上。席間,斐昌玉不停地獻媚奉承,而眾門客也都是趨炎附勢之徒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辭別,塗顯槐勸李道升說:師弟,你結交的這些江湖人士,都不是正義之士,小心被他們所騙,誤瞭你的前途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道升卻不以為然,他覺得師兄是看自己的門客中沒有多少真正的高人,所以才這麼想。於是,他找到斐昌玉,說想找一些真正的高人。斐昌玉掐指一算,說:過兩天,必有高手上門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果然,不出斐昌玉所料,過瞭幾天,李興來通報:外面有個賣劍的,說手裡有把寶劍,想賣給你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道升讓李興把賣劍之人叫進來,隻見賣劍的人果然與眾不同,面目紫中帶黑,黑中帶炭,自稱赫裡紅。李道升問赫裡紅:你這劍叫什麼名字?有什麼奇妙之處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赫裡紅說:我的劍名為玄鐵,馭劍會飛。說著,他從劍鞘中抽出寶劍,念念有詞,那寶劍真的在空中飛瞭起來,隨著他的指引,劈閃騰挪,看得李道升和眾人目瞪口呆。隻聽赫裡紅大聲叫道:回。那寶劍便自行飛回劍鞘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道升問赫裡紅,說:這就是傳說中的馭劍之術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赫裡紅笑瞭笑,對李道升說:我可以做你的門人嗎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道升說:什麼門人,是師父呀。說完,要跪下拜師,被赫裡紅攔下,隻言兄弟相稱。李道升見斐昌玉言中,愈發相信他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又過瞭幾天,來瞭個奇人,膀大腰圓,名叫酉陽。李道升問酉陽,有什麼本事,酉陽說:我會吃。